2020.04.15
限抗令升级,饲用抗生素如何减停

限抗令升级,饲用抗生素如何减停

 今天
    9月21日,出席聯合國大會的193個成動物交配視頻 員國簽署宣言承諾加強管制抗生素,聯手減少“超級細菌”的傳播。       大約兩周之前,9月5日,在中國杭州落下帷幕的G20峰會發佈瞭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公報,其第四十六條明確指出,“我們將推動謹慎使用抗生素,並考慮在抗生素可負擔和可獲得性方面的巨大挑戰及其對公共衛生的影響”。       當細菌發生變異,使抗生素對於需要用這種藥物治療感染的人們不再有效,就稱之為抗生素耐藥。由於長時間內對抗生素過度依賴和濫用,對抗生素產生抗藥性的“超級細菌”越來越強大,乃至成為世界安全的巨大威脅。       近日,超級細菌以及“限抗”成為世界關註的焦點。在中國,國傢層面的“限抗令”也在近日全方位升級。       8月5日,國傢衛計委等14個部門聯合制定瞭《遏制細菌耐藥性國傢行動計劃(2016-2020)》(以下簡稱《行動計劃》),以加強對抗菌藥物的管理,應對細菌耐藥帶來的風險挑戰。       值得註意的是,中國使用的抗生素中,半數以上是獸用。在全世界都“緊盯”抗生素濫用的背景之下,中國的畜牧業如何才能減少使用、杜絕濫用抗生素?       抗生素濫用成公共健康威脅       1929年,在英國科學傢的實驗室裡,青黴素成為最先被發現的抗生素。抗生素的發現和使用讓人類掌握瞭與疾病抗爭的一大武器,廣泛應用於醫療衛生、農業養殖等領域,在治療感染性疾病、防治動物疫病、保障公共衛生安全等方面發揮瞭重要作用。然而,幾十年後,由於對抗生素長期不合理使用,其負面影響日益嚴重。       耐藥細菌的蔓延就是負面影響之一。2014年,一份由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名為《抗菌素耐藥:2014全球檢測報告》首次審視瞭全球114個國傢的抗菌素耐藥和抗生素耐藥的檢測報告數據,表明我和一個三十少婦瞭抗菌素的耐藥已經成為正在發生的事實。       抗生素的耐藥性被稱為“慢動作海嘯”,據統計,目前全世界每年約有70萬人死於抗藥細菌感染,而英國近日發佈的一項最新研究預估,到2050年,超級耐藥細菌每年將使得約1000萬人死亡。       抗生素耐藥性的影響不僅僅局限在健康領域,而且還體現在經濟領域。據世界銀行的研究預測,抗菌素和抗生素的耐藥性在2050年可能將給全球年度GDP帶來超過5%的損失,導致2800多萬人陷入貧困。正如G20杭州峰會公報中所指出,抗生素耐藥性嚴重威脅公共健康、經濟增長和全球經濟穩定。       中國是抗生素生產和使用大國。全國政協委員、中山大學食品與健康工程研究院院長劉昕多次在兩會期間針對抗生素污染問題提案。       “由於抗生素在醫藥、農業、畜牧、水產養殖業的盲目隨意用藥、交叉用藥、長期過量使用和違法使用未經批準的抗生素等現象泛濫,造成瞭環境中耐藥菌和抗生素抗性基因的嚴重污染。”他向《中國科學報》記者表示。       2015年6月,科學傢獲得瞭中國抗生素使用量與排放量清單。中國科學院廣州地球化學研究所研究員應光國課題組研究顯示,2013年中國抗生素總使用量為16.2萬噸,使用量約是英國的160倍。在這16.2萬噸抗生素中,有52%是獸用的。       復旦大學研究者的一項研究表明,近80%的學齡兒童尿液中檢出一種或多種抗生素,而且在其中檢測到金黴素、恩諾沙星等隻限於禽畜使用的抗生素。       “細菌耐藥最終影響人類健康,但造成細菌耐藥的因素及其後果卻超越瞭衛生領域,給人類社會帶來瞭生物安全威脅加大、環境污染加劇、經濟發展制約等不利影響,迫切需要加強多部門多領域協同謀劃、共同應對。”8月5日,國傢衛計委等14部門聯合制定瞭《行動計劃》,這是迄今級別最高、范圍最廣、措施最全的遏制細菌耐藥性的國傢宣言和行動計劃。       減、停用飼料抗生素是趨勢       “我國在食用動物生產方面抗生素使用量預計占全球使用量的30%。”中國農業科學院飼料研究所研究員、抗菌肽及抗生素替代品創新團隊首席科學傢王建華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抗生素在畜牧業中的使用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治療用抗生素,另一方面是歸類於藥物飼料添加劑的防病用抗生素。藥物飼料添加劑長期大量使用的另一重要動機源於其促生長作用。       由於在動物中長期使用低於治療劑量的抗生素會加速耐藥菌的產生,導致動物機體免疫力下降,造成畜產品抗生素殘留以及生態環境破壞等負面效應,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世界各國對畜牧業飼料添加劑用抗生素的使用作出限制,尤其是近十年來,限制尤為嚴格。       2006年,歐盟成員國全面停止所有抗生素生長促進劑;2011年,歐盟委員會宣佈“反病菌抗藥性五年行動計劃”;2014年,德國宣佈2015年將“抗菌素耐藥性”當作G7主席國的核心任務,德國最新修訂的藥品法引入瞭抗生素應用最低化理念,抗生素監控涉及德國95%的禽場和約90%的豬場。2015年9月,歐盟公佈《關於謹慎使用抗菌類獸藥的指南》,號召全世界范圍內加強人類用藥和獸藥行業之間的協作,共同應對抗生素耐藥性問題。從2010年開始,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開始號召逐步禁止畜牧養殖使用“具有重要醫學用途的抗菌藥”。       事實上,我國對抗生素藥物管理十分重視,但對飼用抗生素的限制起步較晚,且種類有限。近年來,隨著2015年底在食品動物中停用洛美沙星、培氟沙星、氧氟沙星、諾氟沙星4種喹諾酮類獸藥和2016年11月停止硫酸黏桿菌素的飼料添加劑用途等規定的出臺,在動物中限制減少或停止抗生素使用的政府行動明顯加速。       “目前,我國整體養殖水平不斷提高但區域差異大,動物疫病多發,抗生素既起致病作用,還起預防作用,在一段時間內,抗生素在動物疫病防治中仍占有重要地位。”王建華說。       換言之,在飼料中“限抗”“無抗”是趨勢,但治療性抗生素短時間內仍是無法替代的。在抗生素問題上,當前畜牧業需要堅持的原則是“科學利用、逐步減用、嚴禁濫用抗生素”。       “中國的國情和養殖特點決定瞭禁抗之路勢必不同於歐美等國,當下中國養殖環境、飼養模式、防疫體系、管理水平、基礎設施的發展還很不完善,因此飼料禁抗並非一朝一夕就可實現,而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在2016中國飼用植物提取物行業高峰論壇中,國內最大畜禽養殖企業廣東溫氏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大華農事業部副總裁方炳虎表示。       如何循序漸進地實現少用或禁用飼用抗生素添加劑?王建華建議,首先應該健全法律法規,建立產品負面清單和抗生素減用計劃。“第一,要以科學為依據,實事求是地制定出一套有統一目標的差異性抗生素減用停用行動計劃,確定減、停用的產品清單,實施進度和適用范圍。”王建華說,“其次,要分時間、區域、抗生素和畜禽種類推出飼用抗生素停用計劃。”       其次,法律的施行需要行之有效的監管,王建華表示,嚴格監管,規范使用防病促生長類添加劑也是重要的措施。此外,加快研發中國國產1級毛卡片 新型、高效、經濟適用的抗生素替代品也是逐步減少抗生素切實可行的方法。       疏堵並舉研發推廣抗生素替代品       除瞭法律和監管手段,發展抗生素替代品從技術上為抗生素減量打開瞭新的大門,成為抗生素替代的基礎性物化手段。       “以抗菌肽、益生菌、寡糖、有機酸、中草藥、酶制劑為代表的新興抗生素替代品能長期高效改善動物生產性能,並在殺滅病原菌、調節腸道菌群平衡方面效果顯著,具有抑制病菌繁殖、促進飼料消化吸收、增強動物免疫功能、改善體內外生態環境等功效。”王建華說。       王建華表示,這些替代品在一定程度上能減少抗生素的使用,但他也強調“抗生素減量和減品種單純依靠單一技術無法解決”。“必須是優良品種培育、畜禽疫病防控基礎理論與防控技術、抗生素替代品研發、養殖環境控制與糞污處理、養殖設施設備與信息化技術等幾方面技術的儲備和集成才能實現。”他補充說道。       記者瞭解到,這些抗生素替代品在具體使用過程中也依然存在一些局限性。例如,雖然農業部批準生產的飼料微生物添加劑有近40種,但微生態制劑也存在推廣和應用階段亟須解決的問題,比如產品標準化、差異化工作明顯不足。       再比如,抗菌肽來源廣種類多,分子質量小,自然界含量低,分離純化難,化學合成成本高,難以推廣應用,亟待建立轉基因高效低成本生產途徑。“而且抗菌肽的免疫原性、安全性、藥物動力學及其效果等方面還需要深入探討。”王建華說。       中草藥提取物則存在資源比較短缺、藥效和質量不穩定、成本高、缺乏與現代藥學接軌的相關安全性評價手段與資料等問題,且粗糙加工,大量添加、配方龐雜,基礎研究薄弱也是不可回避的難題。       今年年初國傢發改委、農業部和國傢林業局聯合發佈的《關於加快發展農業循環經濟的指導意見》提出,引導農業投入品科學施用,提高飼料利用效率,規范飼料添加劑使用,加強飼用抗生素替代品的研發和使用,逐步減少飼用抗生素用量。       王建華說,在研發和推廣新興飼用抗生素替代品上,需要講究策略,疏堵並舉。一方面強化源頭創新,另一方面加大下遊應用獎勵力度。       “強化源頭創新是鼓勵以企業為主、科研院所與企業合作的科技創新模式,設立抗生素替代品創制重大專項計劃,鼓勵研發高效、無毒、安全,生產性能和經濟性能高的抗生素替代品,並加大對企業的政策性扶持力度,快速推動新型有效抗生素替代品的研制和生產。”王建華說道,“獎勵制度就是加大對市場上‘無抗’飼、畜產品的獎勵,最大程度提升企業和個體養殖戶投入無抗養殖的積極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