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张敬伟:鸡爪贸易战背后是地缘经济博弈

张敬伟:鸡爪贸易战背后是地缘经济博弈

 今天

  ◎張敬偉

  奧巴馬政府的中國式焦慮,隨著他在白宮的日子所剩無幾而變得窘迫。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政府周二向世貿組織(WTO)投訴,指控中國違反世貿組織2013年的裁定,繼續對從美國進口的雞肉征收高關稅,要求中國向美國雞肉開放市場,特別是在亞洲受到歡迎的雞爪,否則可能面臨美國的貿易制裁。

  很有意思的是,有輿論用瞭相當娛樂化的解讀——既然中國人那麼喜歡雞爪,何不降點關稅?國傢層面的貿易戰與個體消費者的喜好捆綁在一起,凸顯瞭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大貿易國糾纏不清的博弈關系。

  觀察傢們更看重的是中美在西太平洋地區的地緣政治博弈。雖然中美地緣政治博弈看上去很熱鬧,但或許地緣經濟博弈才是奧巴馬政府的制華門道。

  奧巴馬政府兩個任期完成瞭一個宏大的計劃,即在世界上最具貿易活力的亞太區域,規劃五月丁香亞洲綜合色瞭一個排除中國但包含中國重要貿易夥伴的TPP(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這一機制,是WTO多哈回合談判無果後,美國構築的核心多邊自貿區,被奧巴馬視為主導全球貿易規則的機制。12個參與方的TPP,經過艱難的談判,在奧巴馬任期之末畫上瞭句號(雖然各方立法機構批準還存變數)。

  中美對TPP的態度日漸理性開放,但顯然,美國在亞太地緣經濟博弈方面領先中國瞭。畢竟,中國主導的包括16國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還是談判進行時。

  除瞭規劃新的以美國為核心的區域多邊自貿機制,美國依然利用WTO的基本規則和中國展開貿易戰。雞爪案不過是最新的一起。

  在四虎最新貼吧跳轉經濟危機周期內,美國對華貿易戰也鼓勵瞭歐盟乃至新興市場紛紛向中國發難,中國這個WTO的新成員,不得不接受來自貿易夥伴一波波的車輪貿易戰。其中,奧巴馬政府12次在世貿組織起訴中國,次數超過以往任何一屆美國政府。

  這還不是全部。中美地緣經濟搏殺的區間,還蔓延至全球經濟治理機構。從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到WBG(世界銀行),美國一直在阻撓中國獲得更多的投票權和話語權,逼迫中國主導成立瞭新的全球性金融治理機構AIIB(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即亞投行)。結果是,人民幣成為SDR(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的新成員,AIIB分化瞭西方陣營歐美騷婦,中國勝出。

  從TPP在亞太經貿陣營中孤立中國,到中國用AIIB分化西方傳統架構,中美地緣經濟博弈的魅影一直浮蕩。當然,中美經濟並非隻有博弈,也有合作。奧巴馬政府任期內,中美BIT(投資協定談判)經過艱苦的多輪次談判,有可能在今年中國G20(二十國集團)峰會期間取得一定突破。

  作為全球化的主要受益國,中美兩國都在利用WTO和區域貿易機制來搶奪規則制定權。貿易戰無可厚非,但是奧巴馬時代的12起WTO訴案,以及利用WTO規則不讓中國取得市場經濟地位的博弈,亦凸顯全球經濟秩序的不公邏輯。

  更糟糕的是,隨著奧巴馬時代進入末期,美國大選政治的非理性氛圍也使美國對華貿易戰變得不可捉摸。現在共和黨唯一的總統參選人特朗普是一位典型的反全球化者;民主黨的希拉裡也習慣性地批評中國,民主黨第二位參選人桑德斯也持貿易保護主義立場。更吊詭的是,每次美國大選,驢象兩黨參選人都會拿中美貿易和人民幣匯率作為廉價靶標。2016年美國大選尤甚——因為這個超級大國有瞭另類和口不擇言的特朗普。

  現在,奧巴馬或許因為要迎合美國大選的浮躁氛圍,而不得不利用任期之末發起對華貿易戰,來獲取兩黨對其TPP的支持。

  盡管如此,奧巴馬對華看上去很嚴厲的貿易戰,並不能獲得特朗普等人或國會的認可。前者是以保守主義的立場、通過嚴厲的稅收壁壘對中國和全球市場關閉大門,後者則將TPP視為政治杯葛的手段。還記得IMF改革方案嗎,在美國國會一擱置就是數年。

  無論WTO、TPP還是RCEP,核心要義都是規則體系下的自由貿易。但是美國現在的政治氛圍卻是反自由貿易的,而這不僅為中國帶來瞭麻煩,也讓奧巴馬政府鬧心。

  (作者為察哈爾學會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