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陈国卫:食盐专营制度已无存在意义

陈国卫:食盐专营制度已无存在意义

 今天

    歷任國傢經貿委運行局副局長(分管鹽業改革)、國務院國資委行業協會聯系辦公室副巡視員、研究室副主任、行業協會聯系辦公室主任等職務,現已退休。在歷次鹽業改革推進過程中,陳國衛絕對是支持改革派,他曾多次痛陳中國鹽業體制之弊,呼籲放開專營,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

    新金融:食鹽專營制度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實行,至今已經20年時間,其間掀起過多次改革風,但最終都沒有成功,您怎麼看這次的取消鹽業專營制度的改革?

    陳國衛:首先這個改革早就應該推出,因為食鹽專營的歷史使命早就完成瞭。一方面是消除碘缺乏癥,這個早就完成瞭;另一方面,剛建國的時候食鹽專營體制非常必要,因為我們當時什麼都缺,東西不夠賣,怎麼辦呢?靠計劃。但是,改革開放以後,市場經濟發展,我們逐漸打破瞭計劃這個東西。它(食鹽專營)也是,原來搞計劃還有積極意義,後來積極意義已沒有瞭,消極的東西就出來瞭,那就是壟斷、腐敗。從這個意義來講,一個是它的任務完成瞭,一個是消極影響越來越多aV歐美網,所以它就沒有存在的必要瞭。

    不過,即便是我認為改革必須推進,但是我也並不抱樂觀態度。

    新金融:為什麼說不抱樂觀態度呢?

    陳國衛:第一,我們任何一項改革都是順應民意、符合市場經濟發展規律的,政府部門應當是努力去推進,努力去宣傳的。但是現在把握這次改革的關鍵部門一直沒有出來談詳細情況。這和我們一般的改革是不一樣的。

    我們之前的改革都是很高調的,為什麼鹽業改革就這麼低調,這本身就很反常。

    另外,2009年的時候業內也提出過改革計劃,就是因為鹽業系統的人一鬧就失敗瞭(是指2009年28傢鹽企簽署鹽業改革建議書,但上報途中被篡改一事)。鹽業系統是指壟斷集團這一邊,而不是主張改革的生產企業這一邊。

    2009年拖到現在,5年瞭,而且按照目前的消息,到完全放開還需要3年多時間,所以我對這次鹽業改革依然不樂觀。

    新金融:消費者可能很難感受到食鹽壟斷和非壟斷的差別,因為食鹽價格對消費者

    基本形不成壓力,那麼廢除食鹽壟斷真正的影響在哪?

    陳國衛:確實,食鹽壟斷與否,我們感覺不出來,因為鹽在我們老百姓的生活消費結構Av天堂影院首頁當中占的比重太小瞭。

    食鹽壟斷造成的影響真正體現在行業內。行外人可能不知道,行業內部早就已經是冰火兩重天。壟斷這一方,就是鹽業公司這一方,或者說掌握食鹽調撥計劃的這一方,他們有著豐厚的利益。鹽業公司系統是管銷售的,他們的利益來自生產企業。他們以比較低的價格從生產企業買來,再以較高的價格賣出去。

    但是作為生產企業這一方來講,他們很困難,全國多數食鹽生產企業都處於虧損的狀態。很多生產企業拼瞭命地希望鹽業公司多調撥他們的食鹽,因為鹽業公司不調撥,他們自己不能賣,這就是舊體制把他們束縛住瞭。

    新金融:您提到鹽業公司低價從生產企業進鹽,再高價賣出去,但是鹽業公司並不這樣認為,原因出在哪裡?

    陳國衛:當然問題存在,因為這個價格也不是他們定的,是國傢定的,所以他們的價格是合法的,所以審計署審計的時候會認為這裡沒有暴利。

    但是他們的價格為什麼會那麼高,比如說生產企業,以500元/噸的價格賣到瞭鹽業公司,鹽業公司女人隱私圖片不加密 可能會以3000元/噸再銷售出去,翻瞭多少倍?而這中間,鹽業公司設置瞭很多個環節,每個環節都是15%左右的利潤差價,這是政府批準的,也因此暴利就變成合法的瞭。

    新金融:鹽業專營放開以後,對整個國民經濟發展會有影響嗎?

    陳國衛:影響不大。因為從價值量來講它並不大,不放開也沒關系。對於老百姓來說無所謂,因為它生產出來的產品也能滿足我們的需求。對一個行業來講,再實行30年不改也沒關系。

    可是它不公平,我們國傢市場經濟搞瞭幾十年瞭,現在整體是越來越熱鬧、越來越好。但是鹽業專營沒有放開,就好像是舞臺上有這麼一個角落,有幾個演員在那不動窩,不協調,至少你放開以後他協調瞭。對生產企業來說,在市場經濟當中憑著本事去吃飯,可以公平競爭瞭。

    所以,如果說這次改革對國計民生有什麼意義,我覺得真正的意義就是象征性的意義,我們國傢搞市場經濟改革,不應有被遺忘的角落。

    新金融:以前市場出現假鹽現象,放開專營以後,對食鹽安全會有威脅嗎?

    陳國衛:沒有問題,放開以後就和別的食品一樣,政府怎麼監管糧食、肉、菜,就怎麼監管鹽。

    當然我們食品安全問題很大,假冒偽劣很多,有農藥殘留的食品很多,這些都影響人民的健康,但是鹽不存在這些問題。你說的賣假鹽,那些報道裡面很少說出假鹽的來源,其實這跟市場沒有關系。

    賣假鹽可能是有些人為瞭賺錢,從什麼地方弄來現成的鹽。而為瞭降低成本,他們一定是從制鹽企業弄出來。內蒙古之類的邊遠地區不用考慮,因為運輸成本很高。所以他們都是從交通最便利、生產成本最低的地方弄出來,之後他們給鹽分裝,弄上某某鹽務局的標志,就賣出去瞭。因為生產企業在生產過程中,衛生都是達標的,這種鹽可能就是沒有加碘,但絕對不會置人於死地。

    所以關鍵就是你看它的來路,一定要搞清楚它的來路。

    新金融:現行體制下,鹽業公司實行“抽肥補瘦”的形式,以保證偏遠地區食鹽價格跟外面保持一致,食鹽專營放開以後,這個問題應該怎麼解決?

    陳國衛:這個事情其實很簡單,把行政手段和市場手段結合起來,對於偏遠地區國傢財政拿出一部分作為補貼,隻要你往偏遠地區賣鹽,我就根據你的運費,然後再給你一定的提成,這個在日本已經推行。比如說你500元/噸,我給你550元/噸,不管生產企業也好還是銷售企業也好,都會有積極性。

    另外,補貼偏遠地區本來就是國傢的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