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5
企业自律在食品安全社会共治中意义重大

企业自律在食品安全社会共治中意义重大

 今天

    食品安全不是監管出來的,而是生產出來的,因此,在食品安全社會共治模式中,應強調食品生產和銷售企業的責任和地位。法律既要保障它們的合法權益,又要使得它們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實現企業自律。

    食品安全規制日趨專業化

    首先,從治理的理念上講,對於社會問題的規制,應由傳統的自上而下規制轉變為社會各方共同治理。在食品安全的規制中,僅僅依靠政府唱獨角戲,其結果必然使得政府和企業淪為“貓鼠關系”。我國正處於由傳統意義上的行政管理向國傢與社會共治的公共管理轉變的過程中,社會共治可以將違法違規行為置於人民群眾的廣泛監督之下。

    其次,從治理的主體角度講,社會問題尤其是食品安全這樣關系到公民切身利益的社會問題,治理的方式應當是多方共治。從全球范圍看,各國國內的規制和監管越來越難以解決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各式各樣的跨國的規制體系逐步建立起來,同時,私人性質的國際標準認證機構和企業、非政府組織的規制在國際社會問題的解決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從國內來看,面對日益龐雜的社會治理工作,如食品安全領域涉及化學、醫學、健康和人體等多方面的專業知識,行政機關要想實現對食品安全問題的有效規制,必須精通相應的專業知識,且即便行政機關掌握瞭足夠的專業知識,從風險分析和成本—收益角度來講,也無法實現資源利用效率的最大化。

    最後,從企業自身的角度講。理應強調食品生產和銷售企業在食品安全規制中的責任和地位。法律應使食品的生產和銷售者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幫助企業實現自律。對於食品安全問題來講,事後救濟的思路是行不通的,因為食品安全關系到公民的身體健康、生命安全,造成的惡果往往無法彌補,這就要求食品安全的規制必須從源頭抓起,實現從農田到餐桌的規制,重在預防而非懲罰,預防的首要就是食品的生產和銷售企業要自律。

    從生產標準和生產過程進行企業自律

    首先,從食品生產的標準方面看,食品生產企業應當遵守國傢、地方和行業標準,沒有這些標準的,鼓勵食品生產企業自身制定嚴於這些標準的標準。《食品安全法》雖然規定瞭食品生產企業應當制定標準,但是現實中很少有食品生產企業自行制定標準,其原因一是在於企業本身沒有良好的自律習慣,二是在於政府沒有進行有力監督。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很難實現自律,因而政府應進行引導和監督。

    其次,從食品生產過程的監管看,如何使企業自身制定、國傢認可的食品安全的生產標準得到落實,主要依靠企業進行自我監督。韓國和日本的食品安全員制度,采取食品生產的追溯制度,依照食品的標簽能夠追溯到食品的生產商,以便企業承擔相應的責任。企業為加強對生產過程的監管,都會通過不同的方式進行自律活動。我國也可設置食品安全人員,隻是要特別註意該從業人員的資格設置和許可問題。

    食品安全從業人員的主要職責是監督食品的生產過程和督導食品安全法的實施。負責搜集食品生產廠商關於食品安全的相關信息,並向有關部門報告或者提出建議,如果他們不履行相關的職責,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後果。從我國的現實狀況看,還應註重食品行業協會的建立,這是食品行業自治的關鍵性步驟,能促進企業自律習慣的形成,降低行政機關進行監管的成本。

    政府引導企業自律

    在現階段,我國的一些企業自律能力較差,需要政府加以引導。

    首先,在企業自律的開始階段,必須有政國產女王府的引導偷拍網和監督,指導企業形成自律的習慣。在經過一段時間的他律(政府引導和監督)後,企業就會發現,自律習慣能顯著提高食品的質量,提升企業的信譽和市場競爭能力,得到消費者的認可。

    其次,我國的市場機制本身不夠完善。我國要想縮短企業自律習慣的行成進程,必須由政府對企業進行引導和監督。食品安全的生產企業要想逐步實現自治,首先要執行嚴格的年檢制度,並且在初期要取消免檢制度,可以實行不定期的抽查制度。在進行一定期限的年檢和抽查制度後,當企業基本實現自律時,再逐步放開政府的監管,由企業實行自律。

    最後,政府對食品安全企業的引導和監管,應當遵守相關的法律規定,通過市場準入制度和生產經營程序進行,而非直接插手企業的生產和經營過程。在保障企業主體地位的同時,也應當督促企業承擔起相應的社會責任,保障程序公正,為企業生產和銷售提供便利,為社會公共利益保駕護航。

    (作者單位:中央財經大學法淺淺視頻app下載污學院)